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亲身经历 > 母子亲情

爱普尔和德里克

时间:2020-05-09  来源:heartbeatinternational.org  作者:  

我十七岁半参军,开始尝到了点儿自由的味道。我被派往北卡罗来纳州国民警卫队接受训练,那时我爱上了我现在的丈夫,至今已经12年了。他在海军服役,被派往加利福尼亚。你现在问我,“多么美好的见证,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那个我爱上的男人我父母并不喜欢。为什么呢?让我告诉你。在我的家庭里,不允许混血儿。就是这样。

所以当我结束训练后回到家的时候,我必须作出选择——选我的家庭还是我那个非裔美国男朋友。我选择了我的家庭。几个月过去了,我满18岁了,我决定要从家里搬出来。我那时也有更多的自由。我和他重新取得了联系,并且开始了异地恋。我正在向一条上帝或者我的家人都不喜悦的路上走,我那时非常空虚。

我经历了酗酒、毒品,还有婚前性行为。这种生活方式让我开始面对现实,然后我对自己说:“这种生活我受够了!”。我开始独自生活,自己付账单,那时我和父母的关系变得非常好。在我的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我还是继续和男朋友交往。嗯,直到有一次他过来看我,呆了一个礼拜。有一天晚上,我们和朋友们去酒吧喝酒,我们喝了很多。那个晚上永远改变了我的一生。是的,那天晚上我怀了我的儿子德里克。四到五个星期以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可是我还是继续我的生活方式。

我吓坏了。我害怕我会失去我的家人,害怕我的男朋友会离开我。我的意思是,他为什么要在乎呢?一年当中,我们只是通通电话,见面的时间都很少。怀孕的时候我二十岁,又害怕,又孤独。怎么能两全其美呢?我爱我的男朋友,同时也爱我的家人。我不愿意失去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我的好朋友。我的脑海里,正在尝试想出解决方案。我有两个选择,留下宝宝,失去家人和男朋友。或者选择堕胎,没有人需要知道这件事。我还可以继续我的生活,大家也继续爱我。

有一天,我发现一个叫做“生命热线——孕妇帮助中心”的机构。我对这个机构并不了解,但是我知道它的名字里面有“帮助”两个字。我走了进去,也就在那扇门,开始了我的爱的旅程。他们和我谈话,我感觉到他们关心我。接待我的是一位女生,当她把那个小小的硅胶做的宝宝放在我手心的时候,我的内心改变了主意。我握着它,开始研究它。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她说过的话:“这个就是你现在宝宝的大小“,我惊讶不已,“我才怀孕几个星期”——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的宝宝有了心跳。他有我的DNA。他是一个男孩,他有小手和小脚。一个小时后,我的心彻底改变了。我不能伤害我的孩子。我选择去告诉孩子的爸爸——瑞蒙德。事实证明事情远比我想像的顺利。他很开心成为一位父亲。

我选择对我的家人隐瞒我怀孕的事情。但是他们还是发现了,他们舍弃了我和我未出生的宝宝。当时那种痛苦是真实的,我很受伤,但我依然爱他们,也希望他们能参与他们外孙的生活。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必须自己承担这些,我和孩子的爸爸还在异地恋。机构给了我一个“在学习中赚钱”的课程。在我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我的阑尾破裂了,我儿子和我的生命岌岌可危。我放弃了所有来保住我的儿子,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理由放弃。经历了这么多,在医院呆了好几个礼拜,我又开始怀疑自己。如果有任何事情发生,没有家人可以帮我。最终我奋力一搏,我的儿子也奇迹般的战胜了这些困难。

在2001年的6月10号,我的儿子出生了。他实在太可爱了。他出生那天我体会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爱。我会为了他放弃所有。当我的儿子几周大的时候,我决定不回去工作,搬到了密西西比州的格尔夫波特和他的父亲一起。第一次见到儿子的时候,爸爸脸都亮了。在2002年3月1号,当德里克九个月大的时候,瑞蒙德和我结婚了。和军人结婚本身就像一个工作,要经常移居到不同的州。在2003年,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传来,我的祖母去世了。我不确定该怎么参加葬礼。不能因为我要参加而让我的父母不高兴。出乎意料的是,我的父亲把我拉到一边,当着我丈夫和儿子的面,想要修补我们的关系。那一天是我人生中第二美好的一天。他看到了他的外孙和女婿,和他们交谈。

在2004年5月13号,我的美丽的小女儿海丽来到这个世界。在日复一日的想要当一个好妈妈的日子中,我只是重复我的生活,并没有把信心交给上帝。我终于意识到当我把生命交托给神,一切都变得那么容易。我相信我的经验,在别的正在怀孕或者正在生产的母亲身上能够发挥作用。我现在在社区成为了一名导乐(产妇陪护)。愿上帝的爱通过我也照在别人的生命里。

翻译:Christina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