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观点

周孝正:把生育基本权还给每一位公民

时间:2015-11-07  来源:RFI  作者:夏榕  

中国自1980年代初开始施行的一胎化政策,近三、四年来,在人口老龄化与男女比例失衡等情况加剧,及人口同经济专家强烈呼吁下,北京当局不得不思考调整此一经常被指为不人道的的计划生育国策,首先是在2013年尾初步松绑,允许夫妻皆为独生子女者生第二胎,现在有与五中全会闭幕当天宣布,全面废除一胎化举措,这项消息传出后,引起海内外中国人的热议,本次节目中,我们也特地请到中国著名社会学者周孝正教授来解析相关疑惑。

法广:中共日前宣布全面开放二胎,而您一向反对中国实施这种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先从这一点谈起您反对的理由?

周孝正:我们先澄清的是,我们反对的是一胎化或叫独生子女这个政策,并不反对计划生育,但中国计划生育的实质呢,它不是计划而是限制生育。先说一个基本的事实,1970年的时候,中国妇女的综合生育率(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生育速度生育水平)为5.81。1971年,周恩来总理作为中国政府的首脑,他就恢复成立中国计划生育办公室。1973年,又成为了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经过了个广泛调查研究,由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确立了一个基调,叫“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那么两个正好是符合国情与民意的,也符合世界的潮流。也就是说,人口数量的零增长。简单说就是,两个人结婚,生两个孩子,将来两个人死了留两个后代,人口不增不减。由于这个方向是对的,所以到了1980年中国的总生育率就降到了2.24,人口的更替率达到2.2的水平,基本上达标了。

但周恩来70年代末去世了,擅自更改了周恩来总理定的,而且被时间实践证明有效的计划生育基调,把两个正好改成一个正好,这就是我们坚决反对的,其结果就是欲速则不达,过犹不及。1981年就到了2.63,82年又到了2.84,83年计划生育委员会就搞了所谓的“一环二扎”,生一个带避孕环,生两个结扎。从此中国计划生育就走到了邪路。它就变成了强迫命令,包括野蛮及严重地侵犯人的基本权利,包括生育权、财产权,该流不流,违法生育就拆房子啦等,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造成全世界最大的悲剧。所以说,反对的是这个。计划生育是对的,但计划的主体是这对夫妻,而不是政府你说怎么生,要是反客为主,就变成荒唐了。

法广:去年一份以联合国统计数据为准的中国人口研究报告指出,要是继续一胎政策,2050年时中国将出现三亿双亲与小孩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还有中国未来也有找不到媳妇的三千万剩男,这会对中国社会造成何种影响?

周孝正:你要让中国老百姓生一个,绝大多数想要生男孩,你要让他生两个,那双女户呢,还得占有四分之一。所以中国独生子女政策造成了人口的老化,造成了强制命令,造成了无法依法治国。然后,造成了性别比失调,学术上叫新生儿出生型的比例失调。中国原来性别比大概是106,也就是第二次人口普查的时候,106个男婴对100个女婴。到了第三次人口普查呢,就变成了108.48个男对100个女了。紧接又到了118甚至快到120,现在也接近120左右,所以说,就严重性别比失调,这都是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恶果。这就是强迫命令带来的恶果。

法广:中共选五中全会宣布废除独生子女政策,说来令人意外,但也不全是,因为,五中全会本来就要制定中国未来五年的经济方针。所以,在海外多半认为中共主要是出于经济考量,那您觉得还有其他原因吗?

周孝正:其实,也不是,十七大的时候,政治报告里头讲,要稳定低生育率水平。那十八大,也就是三年以前开的十八大,政治报告里已经讲了,要促进人口的长期均衡发展。因为我们已经把可持续发展可持久发展作为中国的基本国策。所以说,从经济来讲,是一个考虑。从可持续发展来讲,又是另一个考虑。特别是从人的幸福,因为前一阶段,我们也讲要追求我们人呢要追求幸福。而幸福包括幸福度和幸福感,幸福度可以用经济的收入来衡量;幸福感我们可以用三情:亲情、爱情及友情。一个情没有,遗憾;两个情没有,痛苦;三个情要都没有,虽生犹死。而手足之情就是亲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为什么呢?孩子从小,在家庭中跟他自己的亲兄弟姐妹一块玩,兄弟姐妹欺负你了,你有挫折感;你把兄弟姐妹给欺负了,你有成就感;你跟他们玩,你有规则感,其中什么叫赢什么叫输,你输了不认输,你耍赖,人家不跟你玩,用老百姓的话叫臊着你,这样的话孩子就有羞耻感。这些感受对一个孩子是非常关键的,是他幸福的组成部分。用社会学的观点来讲,要生你就生两个,要不然你就别生。生一个孩子是对社会的犯罪,所以人家说,一对夫妻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给他生出至少一个兄弟姐妹,我们叫手足之情。

法广;听您这么说来,求稳定社会的作用更多些?

周孝正:对,以人为本,就是说,人的人性、人权以及人的长远的幸福来考虑。这不光是经济因素,现在老是有人说,为了人口老化与劳动力,那都不对的,人不光是有经济的,还有人性的。在经济的背后,它是人的幸福。

法广:三十多年下来,中国为了宣传独生子女政策,也会灌输人民,所谓的人口多是国家的负担,而不提人口红利的概念,那您认为今后中共在宣传计划生育上会改变那些策略?

周孝正:这种说法叫越生越穷、越穷越生!它把一个国家的经济问题归结到人口的数量,非常的荒唐!它是荒唐的、荒谬的、荒诞的、荒芜的。实际上,人的数量是靠着人的素质还有人的体质。所以说,邓小平讲过,中国问题之总病根,就是权力过分地集中,又得不到有效制约。为此,必须稳妥地进行党和国家的制度改革。什么制度?过分地集中!这点在学术界叫极权(集权),一个是南北极极端的极,一个是集体主义的集。另一个就是威权,权威专政。什么叫专政?就是系统地使用暴力,不受法律制约的暴力。或者叫封建家长制,或者叫一言堂。总而言之,就是权力过分地集中又不受制约。有的人为了掩盖这个总病根,就说中国为什么穷呀,因为人多。一派胡言。

实际上,六〇年的时候,我们人口才六个亿,风调雨顺但一年就给饿死了一千万。现在呢,我们十三个亿十四个亿,耕地减了两亿亩,灾害并没有减。一个国家人口增加了七个亿,吃饱了喝足了,你不是说越生越穷吗,那我要问你,为什么六个亿时挨饿,十三个亿十四亿倒吃饱了。六〇年的时候,我们婴儿死亡率高到千分之两百,现在千分之十几,大城市千分之五,跟发达国家差不多了。就是说它长期以来极端的宣传,就是搬石头砸自己脚。

法广:许多专家认为,中国现在才取消独生子女政策来改善人口结构,为时已晚,但也有人表示,迟总比不去做要好。那废除之后,以您之见,实际的效果会产生在哪些方面?

周孝正:实际效果的第一个,那就是,对于全面的依法治国是一个推动。因为计划生育、强迫命令这种普遍侵犯人的基本权利的情况,司空见惯而法律不受理。它是我们法制的一个死角。比如说,超生把你们家的房子拆了,侵犯你的财产权,法院却坐视不管。那你现在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在一定的意义上,你可以全面地推行依法治国了。对于全国老百姓的法律意识,也是一个极大的提高。这样那他这个家庭有两个孩子、三个孩子,将来可持续发展了,利于他的长期行为,也就是说,不是过八就死,我们不当寒儒,我们丁克家庭,二人世界双倍收入尽享人生,对于这种短期行为有所抑制。因为,你毕竟有两个甚至三个孩子,应该把他们培养成人教育成才。对于全国人民的心态,这个理性平和非常好的一个事情。

法广:最后请教您中国人口政策接下来还应该朝那个方向改革?

周孝正:就是通过现在这个群众路线的教育,应该恢复这个优良传统,我们要相信群众相信党,什么意思?计划生育就是把它的计划生育这个权力,交给还给这一对夫妻。就是说,人家成为夫妻要生孩子了,我们跟这对夫妻将,你们俩要有计划的生育,但计划的生育,没有意味着说,我要控制你的数量,被别人给你做计划,是不?人家夫妻要生孩子,你给做计划,什么时候生,荒唐嘛!就是说,计划生育这个计生委机构一定要取消,一定要把这个权利还给每一个公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