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本站备份域名:savebaby.org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新闻

石家庄“婴儿安全岛”半年收26名弃婴

时间:2012-02-29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  

1.jpg

弃婴岛不会出现在地图上,但它在路的尽头等着你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去年6月,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在门前设置了一个专门收留弃婴的“婴儿安全岛”。半年来,这个为弃婴提供临时庇护的场所已经收留了26名婴儿,同时也引发了社会上不小的争议。

初春的石家庄街头,乍暖还寒,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前,一座红顶小白木屋十分显眼。半年多来,已经至少有20多个成年人找到这座小屋,把怀里的孩子悄悄放在这里,又悄悄地离开,而这些孩子则成了无人照料的弃婴。为了不让孩子受到野外环境的侵害,2011年6月1号,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在院门外建起这座小木屋,它正式的名字叫做“婴儿安全岛”。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秦波,讲述了当时建立“婴儿安全岛”的初衷。

秦波:像天热的时候孩子被蚊虫叮咬的情况特别多,被小动物侵害的也有,冬天的时候有的好多孩子要么就被冻的手脚发木,得了肺炎,恶劣环境伤害对他们的太大。

曾经数次来到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采访的河北台记者牛作交,在现场给我们描述了“婴儿安全岛”的样子。

牛作交:我现在就在石家庄市福利院门前的一个“婴儿安全岛”,这个安全岛标语非常醒目,写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婴儿的生命都应该得到呵护”,这个“婴儿安全岛”的面积只有2.5平方米大小,门外围有贴着蘑菇的小卡通,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小的婴儿床,保温箱和排风扇用来提供适宜的温度、湿度和氧气。

作为弃婴接收设施和临时庇护场所。截至今年1月底,已经有26名婴儿被遗弃在“婴儿安全岛”。福利院接收了这些孩子,随之而来的却是不断的争议声。有人认为,弃婴是违法行为,设置专门接收弃婴的设施,“鼓励了不负责任的人做不负责任的事”,会变相纵容弃婴行为,甚至可能导致弃婴数量的增加。

作为全国第一家“婴儿安全岛”,秦波坦言,福利院也曾为此感到纠结。最终,他们用这样一句话说服了自己:“我们改变不了遗弃这一行为,但可以改变遗弃的结果。

秦波:有过担心,当时包括职工也有一些说,“怎么建这个呀,咱的弃婴还不够多吗?建这个会不会有更多的弃婴来,负担多重啊?”我们为了让孩子成活率高一些,或者尽量延长孩子生命,我们觉得建这个非常有必要。

这半年来,“婴儿安全岛”到底起到了怎样作用?各方的争议是否还在继续?

虽然争议还在继续,秦波用这样一组数据向我们说明,“婴儿安全岛”的存在,并没有增加弃婴的总数量,反而对提高“弃婴”的存活率和救助质量起到了作用。

秦波:去年六一到11月份安全岛接受婴儿21名,在全市范围接受弃婴75个,2010年同期是83个,2009年同期是105个,所以这样说起来,2011年弃婴并没有因为安全岛的建立增多,成活率都在60%几以上,相对没有建安全岛的时候增加不少。

实际上,关于弃婴收容的争议不仅仅出现在中国。2009年,韩国一位牧师在教会围墙上安装了一个弃婴接收箱,遭到韩国保健福利部的反对;日本也曾为了这个小小的箱子大动干戈。2007年,日本九州一家医院在外墙上设置接收弃婴的保温箱,电视台为此进行了公开辩论。反对人士大呼,弃婴本来就是违法,“此举将鼓励年轻父母们推卸自己抚养子女的责任,让社会的道德底线沦丧”;支持者则表示,既然弃婴现象依然存在,就应该尽早保护新生儿的安全。

中国之声特邀观察员张春蔚表示,对于“婴儿安全岛”我们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如何让孩子更好地活了下来。

张春蔚:这个具有人文关怀性的安全岛,我个人认为十分有必要,这个安全岛使“弃婴”的待遇变的更糟?还是变的更好?毫无疑问是后者,所以我觉得当我们在争议这种道德高下的时候,更应该从孩子本身来着想,如何使得他们来到这个社会,虽然没有得到那多的温暖,但是他们在得到社会庇护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安全的去处。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