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本站备份域名:savebaby.org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新闻

全国政协委员王名等提案呼吁“立即全面放开生育”

时间:2013-03-05  来源:rfi.fr  作者: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名继2010年起,连续三年提出“放开二胎”的提案,引起媒体关注。今年,身为公共管理学者的王名,与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大学教授刘大钧联名再次提出提案,呼吁对中国人口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立即全面放开生育”。

王名认为,自1980年代开始实行的以“城市一胎和农村一至两胎”为目标的严格控制生育的人口政策,已经给中国各个方面带来了一系列日趋严重的问题,危及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必须尽快加以全面调整。

该政策实施30多年来,中国人口从9.9亿增至13.5亿,占世界人口比例从22.1%降至19.3%,中国的人口形势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目前,中国生育率已远低于替代水平。根据目前的男女性别比和女性年龄别死亡率,中国生育率的替代水平在2.2以上,即每对夫妻平均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总人口最终不衰减。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在1970年代末约为2.5,自1990年代初就一直处在替代水平以下,目前更是远低于替代水平。

在此生育率下,只要两到三代人的时间,中国每年出生人口就将少于美国。

目前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区在东亚,尤其是华人社会。中国或已陷入低生育率陷阱。无论从生育意愿调查、“双独”放开二胎的实施效果,还是对低生育率下生育行为的分析来看,中国的生育意愿已处于极低水平,而且难以回升。

而严格控制生育的人口政策产生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独生子女群体,这对中国人的生活观念、家庭关系、社会形态和民族心理造成的长远后果难以估量。例如,几乎每个人周围都会出现“失独”家庭的悲剧,引起了社会的普遍不安。此外,性别比失衡所导致的数以千万计的“剩男”也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在传统计生思维下,人们常把大城市的拥挤归咎于中国人口太多。但实际上,城市的拥挤与全国人口总量关系不大,而与经济发展的关联性更大,中国人口大幅减少的后果是大量城镇甚至小城市会衰败,人们会更加涌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最后人们可选择居住的城市大幅减少。

王名和刘大钧建议,人口政策的最高原则应是以人为本,尊重生命。包括对未出生的胎儿生命的尊重与保护,也包括对生育权的尊重与保护。要坚决反对和杜绝用堕胎等非人道手段强制执行计划生育的做法。

其次,立即停止严格控制生育的人口政策,无条件放开生育,把养育身心健康的孩子作为民族复兴最根本的战略基础,在税收、教育、医疗、就业等各个方面切实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采取积极措施保护孩子,保护家庭。

中国多个地区的试点,以及可靠研究都已经充分证明,“全面放开生育”带来的生育反弹幅度非常有限,真正值得担心的是:即使完全放开后,也无法避免长期生育率的滑坡。

生育率最终处于替代水平或之上,是维持民族繁衍的必要前提。中国目前每年出生人数已经远低于与人口总量相对应的水平,即使完全放开也难以避免在可预见的将来每年出生人口的雪崩式滑坡。

王名建议,尽快邀请不同学科背景的各方面专家就放开生育和调整人口政策举行专题会议。

他认为,人口政策的调整需要各个不同领域的专家及相关部门的共同参与,建议由国务院统一协调相关部委和各领域的专家组成人口政策调整攻关课题组,研究形成人口政策调整的总体方案。

同时,尽快修改《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的有关内容,对地方政府颁布的相关法规和政策进行全面梳理。国家应出台相应的政策切实解决独生子女高风险家庭所面临的一系列难题。对于因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失独”家庭,应建立国家基金进行公益救助和社会支持。

最后,应调整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职能,改革现行计划生育管理体制,建立与新的人口政策相适应的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的实施与管理体制。

王名介绍,“放开二胎”的倡议早在九年前就由18位人口学家联名上书中央提出,迄今仍未执行,致使中国错过了放开二胎的最佳时期。

王名说,“人口政策的调整刻不容缓!为了维系和延续中华文明,为了避免民族的衰亡,中国必须恢复到正常的生育状态。今天的不作为也许会让中国失去逆转颓势的最后一次机会。”

王名目前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全国政协委员,他主要研究领域包括:非政府管理;公民社会与治理;CDM与NGO参与环境治理等。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